服务热线400-9999-227

深圳东进战略三问之2:带头大哥不带俺飞了?

来源:深晚一兵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16日 11:51:28 作者:百房编辑

  东进三问第1篇《深圳东进战略三问之1:“第三极”理想还在线吗?》推出后,在多个平台引起强烈反响,不少网友纷纷留言,针对交通方面突出的问题各自评论,也对“东进战略”的推进表现给予了肯定。

  的确,“东进战略”作为直接涉及深圳6区(罗湖、盐田、龙岗、坪山4个行政区、大鹏新区、深汕特别合作区),进而影响东莞、惠州、汕尾、河源等地的重大决策,以深圳都市能量超级辐射力,不仅引起东部各区的高度关注,也得到莞、惠、汕、河市民的强烈呼应。

  2020年年中,为迎接特区四十周年朦胧中的“扩容”大礼包,惠州大亚湾多个楼盘曾经封盘不卖,正是这种心态的表现。

  


  按之前官方的说法,“东进战略”将东部地区打造成深圳发展新的增长极,打造一个新的东部中心,为推进深圳区域协调发展、粤东西北振兴做贡献。

  大家注意,不仅有推进深圳区域协调发展,还有“粤东西北振兴”六个字。深圳要合格胜任“带头大哥”角色。

  相关规划编制背景对此的表述是,实施“东进战略”,是深圳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带动粤东地区振兴发展、开创“3+2”区域协同发展新格局的重要举措,是深圳建设全国经济中心城市、世界影响力国际创新城市的重要支撑,是深圳向东拓展腹地、实现高端要素扩容战略、突破空间资源瓶颈的的关键一招。

  “3+2”,就是以往的深圳、东莞、惠州,再加上河源、汕尾。

  2020年4月28日,深圳市发改委《深圳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2019年工作总结和2020年工作计划》,明确指出推进深圳规划编制,原深莞惠扩容增加河源、汕尾两市,共同建立深圳都市圈,助力河源、汕尾两市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

  2020年5月8日,省发改委《广东省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若干措施》;2020年5月15日,国家发改委《国家报告2019》;2020年12月31日,《深圳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等重磅文件,对此均有所表述。

  加快建设深圳都市圈,加密都市圈交通网络建设,规划建设1000公里地铁、1000公里轻轨和城际铁路、1000公里高快速路,成为主要目标,建设以深圳、东莞、惠州为都市圈主中心,河源都市区、汕尾都市区、深汕特别合作区为都市圈副中心的超级都市圈。

  似乎一切都在路上,与“东进战略”提出的“粤东西北振兴”不谋而合。

  但实际上,深圳这厢的步伐似乎慢了!我们不妨从大家最关注的交通领域谈谈。

  5年来,深圳内部的轨道交通建设倒是热火朝天,但对于连接东莞、惠州的对外通道建设,似乎并没有那么上心。

  深晚一兵时评(公众号ID:swyb1201)了解到,这几年深圳开通的高速公路,仅有2020年12月29日一期建成通车的深圳外环高速(S86)。

  但就是这条历时6年多才建成的东西向主要干线,在东部与南北向高速、快速的接驳,竟然还存有3个重要互通立交未启用,包括接驳从莞深高速(S29)的塘背、接驳凤岗大道的竹尾田和接驳武深高速(G0422)的清林。其中,从莞深高速和武深高速为向北通往东莞、惠州的重要通道。

  再说玉平高速(S209)。作为南北向连同福田、罗湖至龙岗平湖、龙华观澜的线路,2013年二期南段通车后,二期北段停工至今,连接外环高速的最后一段至今未能建成,致使接驳从莞深高速(S29)无法顺畅。从莞深高速2019年1月28日全线竣工运营,但深圳车主只有极少数能享受到其北向便捷。

  看看外围,远的不说,东莞和惠州之间,惠塘高速(S22)2019年11月30日开通、广龙高速(S6)2020年12月28日河源、惠州境内建成通车。看起来,外围发力更猛。

  再对比两个“高接高”节点。3月18日,惠州发布《关于优化小金口互通交通组织的通告》,正式对小金口互通立交进行交通组织方式优化调整,包括撤销惠河高速小金口匝道收费站,拉通该匝道直接通往广惠高速惠东方向,实现小金口互通“高接高”功能。

  看看深圳的沈海高速(G15)和长深高速(G25)交汇的金钱坳立交,一直未能实现全互通立交,坪山和坪地双方向未能互通,导致相关车辆都要通过龙岗同乐收费站掉头前往,形成沈海高速一道主要堵点,动辄大堵不动,车主叫苦不迭。

  建设中的东部过境快速终于此立交,与沈海高速、长深高速形成接驳关系,本来有望促进金钱坳立交全面互通。但根据东部过境快速相关工程显示,近期仍然只是半互通立交,远期才会调整为全互通立交。换句话说,沈海高速龙岗段拥堵痼疾短期解决无望。

  5年来,深圳向东方向的高速快速通道没有新增不说,城市轨道与邻城的互通互联更是遥遥无期。深惠两地市民的往来,如果仍然要靠城际轨道,这不能不让人对行政壁垒依然坚不可摧心怀敬畏。

  必须要说的,是深圳地铁14号线、16号线。都在建设当中,很快就要通到惠州大门口了,这是要馋人吗?地铁14号线通车后的场景,让人不敢多想,到时候的沙田站对于“打工人”来说,将会是一个灾难。

  至于这两条线路为何没法进入惠州,与规划中的惠州地铁1号线、4号线换乘,官方在2020年9月2日给了答案:惠州不具备“市区常住人口在300万人以上”的建设要求,“短时间内无法启动”。又是一个遥遥无期的梦想。

  请看省政府办公厅回复的惠州市政府意见:

  2018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轨道交通规划建设管理的意见》,明确了申报建设地铁的城市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应在300亿元以上,地区生产总值在3000亿元以上,市区常住人口在300万人以上。因惠州市尚不具备该建设要求,短时间内无法启动深圳地铁14号线延长惠州段项目。

  


  一兵弱弱地问一句,国家历来有特事特办传统,深圳“双区驱动”机会千载难逢,面对“全球标杆城市”目标,对这项有利于深圳和惠州两地的重大工程,就不能开个绿色通道吗?

  对此,政府不急网友急,有人给出了一个主意,建议买了惠阳大亚湾的深圳人赶紧住过去,原因是人口达标了,地铁就可以修建。

  对网友的脑洞大开,深表佩服。购买了惠阳大亚湾房产的深圳人面临哲学和现实双重选择,是等地铁通了住过去,还是先住过去促进地铁早日通车,这是一个问题。

  总之,希望永远在前方。关于“东进战略”的交通先导,刚刚传来好消息。4月13日,深圳市交通运输局发布《关于开展<深圳市综合交通“十四五”规划>公众咨询活动的通告》,总共48页,2万余字。

  


  涉及东部的众多。这里简单列举一下:

  轨道交通方面,有深汕高铁、深河(河源)高铁、赣深高铁,有穗莞深城际南延、深惠城际、深大城际(含大鹏支线),有城市轨道四期调整工程建设及轨道五期建设规划编制工作,另有开展深莞增城际、城际、塘厦至龙岗城际、深汕城际等要展开前期研究。

  综合交通枢纽方面,有罗湖北、深汕高铁站等,还要推进深圳站、坪山站改造提升;

  道路交通方面,有机荷-惠盐高速改扩建,完成深惠高速、深汕高速等交通繁忙路段扩容改造,完成广东滨海旅游公路深圳段改造升级,完成深圳外环高速公路建设。

  加快推进深汕第二高速工程建设,形成直达深汕合作区的高速通道,辐射带动惠州及以东地区发展。

  加快河惠汕高速公路规划研究,推动深东大道、望鹏大道建设,形成深汕合作区对外联系骨架路网。

  推动惠州机场建设大湾区东部干线机场,推动马峦山通航综合体规划建设;

  细化深圳至惠州机场高速、盐龙大道北延、绿梓大道北延、南坪三期-龙山一路等深圳跨市对接高快速路项目可行性研究,提升深圳与惠州、东莞两市中心区联系便捷程度。

  总之,很多,很给力,很诱惑!

  东部地区参与“双区”建设的现状尴尬,我们不妨用“只会迟到,不会缺席”聊以自慰。作为其中的关键环节,交通的互联互通是促进要素快速流动的第一要件。这点,政府最终起决定作用,让我们保持期待!

  综上,振兴粤东西北,先从打通往来东莞东部和惠州的通道开始,需要深圳发挥“龙头”之威,带着大家一起飞。“东进战略”已锁定振兴粤东西北桥头堡区域,如何使之实锤尚需努力。

  有不少深圳购买了惠州房产,更多的人在前往惠州看房的路上。如何让跨城生活免受通勤之苦,更是深圳人居版图变革的重中之重。下一篇专此论述。


免责声明:
本文:深圳东进战略三问之2:带头大哥不带俺飞了?
本文链接:https://shenzhen.100fang.com/dongtai_58819.html

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房网的观点和立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精选楼盘

按字母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